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

您当前的位置:广西新闻网 > 首页栏目 > 社会猛料·舆论看台 > 正文

"快递小哥"的一天:凌晨5点被叫醒 晚上8点仍工作

“快递小哥”的一天

当下,快递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快递员也因此成了大家眼里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,被人们亲切地称作“快递小哥”。今天,我就要写一位快递小哥,但她不是真的“小哥”,而是个“小妹”。

2018年最后一天,南京的街头巷尾彩灯高悬、锣鼓震天,整个城市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欢乐氛围中。晚上7点,罗孝芹正在派送这一天的第216个快递,这个点总是每天任务的收尾阶段,她说自己必须保证送达当天所有包裹。

送完快递,罗孝芹打开微信,惊讶地发现,自己的朋友圈被同一则消息刷屏了!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提到了快递小哥!赶紧点开其中一个,罗孝芹激动地说:我一直以为,我们是城市里最不起眼的群体,万万没想到,总书记惦记着我们!

罗孝芹说,自己2008年随丈夫从老家安徽省定远县来到南京打拼,做过超市售货员,开过茶叶店。2012年,她和丈夫一起干起了快递员,至今已是第7个年头。

元旦当天清晨5点,天还没亮,罗孝芹便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。“请问我的快递怎么还没到,今天再收不到我就投诉了,麻烦处理下。”劈头盖脸的质问让罗孝芹瞬间清醒,顾不及洗漱,她立马穿上衣服去快递网点找包裹给客户送去。拿到包裹的客户连道谢都没有,“嘭”地把门关上,徒留冻得发抖的罗孝芹对着紧闭的防盗门苦笑。这种冷眼,她早已习惯了。

元旦期间,快递量大得惊人,罗孝芹骑着电动车在路上奔波了一整天,午饭也是在路边随便解决的。“今天的快递得尽快送完,仓库里还有一大堆尚未扫描的包裹等着我处理呢。”蹲在路边,罗孝芹一边吃着菜煎饼一边看手机里的快递信息,5块钱的煎饼便宜又管饱。

晚上7点,正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的时候。而罗孝芹正骑着电动车赶往下一个客户家,冬夜的南京寒气逼人,室外零下3摄氏度,刺骨的寒风吹得她双颊通红,十根手指已经冻得近乎失去了知觉。

晚上8点,罗孝芹终于把这一车最后一单包裹安全送达。贴心的客户为她递上一杯热水,看着水杯上的热气,罗孝芹瞬间觉得心底暖暖的,原本冻得酱紫的双手也回温了。

穿梭在南京的大街小巷,罗孝芹每天都要走上数万步,完成两三百个快递订单的配送。从来没有固定的饭点,工作量大的时候就随便在路边吃点。像罗孝芹一样的快递员,在城市里还有很多。据相关数据统计,2016年至2018年,中国快递员数量增长50%,总数量已突破300万,江苏快递员数量位居全国前五。他们和罗孝芹一样,80%来自农村,每天披星戴月,干最累的活儿,拿不高的薪水,养活一家老小。“女儿读高三了,我没有为她做过一次午饭。常常一抬头是早上,再一抬头,女儿已经快下晚自习了。”罗孝芹说自己和丈夫都很拼,就是为了女儿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为了一家人能过得更好。

做着普通工作的他们,微笑服务的背后往往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。“有时候因为快递网络故障,包裹会延迟送达,很多客户就不理解,要求退货,中间的运输费用只能我们承担。”罗孝芹说,在南京干快递这几年,没少受过白眼,不少人觉得我们每天风里来雨里去,又脏又臭。谈及此,罗孝芹哽咽了,“女儿开家长会我都不好意思去,怕同学们嫌弃她是快递员的女儿。”

好在,社会氛围渐渐好转,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开始关心、关注快递员、外卖小哥等劳动者,如今基层劳动者的社会地位越来越高。“尤其总书记在新年贺词里特别提到了我们,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表达对我们的感谢。有总书记的支持与鼓励,我的腰杆儿都挺直了。”掏出手机,又看了一遍总书记的讲话视频,罗孝芹笑眯眯地告诉记者,以后我就大大方方地去女儿的家长会,咱毕竟是总书记表扬过的人哪!

说完,她背起一筐快递往电动车上一架,哼着歌儿消失在薄雾笼罩的夜色中。街道上车辆渐少,和罗孝芹一样戴着安全帽、骑着电动车的快递小哥依然在路上。他们脸上却洋溢着满足的笑容,那是对新一年的期待和向往。

(本报记者 郑晋鸣)

相关文章

高清图集推荐

新闻排行